暗指中學女生性交易的「援助交際」是個令台灣人有點陌生,卻在日本紅翻天的名詞。最近一部探討援助交際 的寫實電影將在台灣上演,這種以青少女為主體的賣春行徑令日本社會大傷腦筋,青少女扭曲的價值觀亦令大人不解。然而,更值得關切的是,在台灣逐漸興起的「辣妹文化」,實際情形與日本援助交際相似。若干中學女生游離在色情與金錢遊戲中,不但是「幼齒」的另一種包裝,更儼然有「雛妓漂白」的意味在內。 

「援助交際」是日本少女墮落的紀錄,從名稱上來看,多少具有美化性交易之嫌,而台灣「辣妹文化」的走向則有愈來愈相同的趨勢,當日本少女在援助交際中迷失自我時,台灣的辣妹也在街頭徘徊。 

「辣妹」是台灣最近幾年的新興名詞,在報紙的分類廣告中,徵求辣妹的廣告與「伴唱小姐」、「女服務生」、「舞姐」等並列。在日本,高中賣春女生被稱為「辣妹」,初中生則稱為「小辣妹」,但是「台灣辣妹」卻有被健康化、正常化的趨勢,反而變成時髦與具有青春活力的代名詞。 

「勵馨基金會」外展工作站主任葉大華說,辣妹名詞從色情文化獨立出來後,因為媒體與演藝圈打出健康辣妹形象又為青少年所複製,強調的是超猛、超酷、超辣的打扮。這些未滿十八歲的女生必須表現出女人的性感,但又要有小女孩般的天真,全身充滿性的誘惑。因此,像是檳榔西施、泡沫紅茶店的女服務生,都是以辣妹稱呼,甚至還出現「優質辣妹」的說法。 

就工作性質而言,辣妹從不以性交易招攬,標榜的「工作輕鬆、富挑戰性」,卻讓更大一群年輕女孩游離在色情行業的邊緣。某些女學生一開始只是想賺點錢買東西,但在物質慾望無法滿足之後,便會選擇一個最容易賺錢的方式,從此就開始進入色情行業。 

在日本,從事賣春的女學生多半會呼朋引伴,這些女生的特徵是染髮、戴耳環、喜愛名牌,多半是用賺來的錢去買玩具和衣服。而在台灣,也是照樣染髮、或是在耳朵、下巴、鼻子上挖個洞戴上裝飾品。年輕女孩喜歡KITTY 貓和維尼熊,她們更喜歡衣服和大哥大。 

台北西門町是青少年聚集之地,現在卻多了更多閒逛的老人。將近一年不斷希望能拉這些孩子一把的勵馨基金會社工員顏莉璟說,西門町街頭有些閒逛的少女,碰到彼此看上眼的就一起去唱歌,大都是「唱歌-上床-分手」三部曲在重複上演,這當中沒有金錢交易,小女孩甚至覺得交易太低級了。

還有另外一種情況是,有些翹家的女孩在外面閒晃沒錢吃飯時,就讓老人請吃飯,老人給錢就和老人上床。顏莉璟說,一開始小女孩都是玩票式、即興式的,但做久了就知道原來可以靠自己的身體賺錢。於是,有些女孩在西門町混久了,也知道如何引誘顧客上門。老人也會尋找與女孩四目相接的時候,眨下眼做個暗示。很多女孩都是以老人為對象,被抓到的女孩曾說,因為老人最好吊,有錢、又願意花錢。 

這些女孩都把老人或歐吉桑視為交易對象,但對於年輕男人則是以三部曲進行;女孩經常在公園、廿四小時KTV、MTV出沒,沒錢的時候便在街上無目的閒逛,因此西門町便成為一個主要場所。根據勵馨基金會的了解,有很多女孩是從其他縣市而來,過去有很多管道讓這些小女孩進入酒店等八大行業,但在台北市厲行掃黃與掃除電動玩具之後,街上閒逛的女孩似有增加之勢。 

剛剛蹺家的女孩,一開始的打扮與一般人無異,但久了,就會將手套套到手腕、露出指頭、超短裙、低胸上衣、再腳踏長靴或是恨天高的鞋子、身上掛滿各種流行飾物,一副標準辣妹打扮。然後她們會在PUB、泡沫紅茶店先找份工作,其中有的因為在街上逛而從事色情交易,有的則是透過打工管道而與客人上床,她們稱自己是女服務生,只是幫忙點菜、陪客人聊天、喝喝飲料如此而已,但聊天後的一切交易就由小姐自己決定。 

讓人擔心是,在台灣不叫『雛妓』、『妓女』而改叫『辣妹』後,這些年輕女生似乎覺得更容易接受色情行業。葉大華說,本來這些年輕女孩並不認同自己是個妓女,但因為辣妹的名稱聽起來很炫,感覺就不一樣。 

讓『勵馨基金會』的社工人員驚訝的是,辣妹已有年齡降低的趨勢,最近更發現有七十四年次的辣妹因性交易被捕。年齡降低的蹺家女孩透露包括家庭、學校、乃至社會的支持系統已經出了問題。 

顏莉璟說,因為這些孩子都是「志願從娼」,本來認為她們一定都很拜金,但真正接觸她們後反而覺得她們是一群極需要關心的人。這些孩子缺少家庭關心,家中沒有人可以聽她們說話,這時同儕之間就成為很重要的拉力。小女孩一個拉一個,有的就介紹自己的朋友去做公關,當事人也會覺得既然我的朋友們在做,我也可以一起做。 

研究女性從娼議題的國防醫學院副教授黃淑玲也說,青少年同儕團體的影響力不可忽略,這些小女孩受到名牌等物質刺激,想要多擁有一點錢,很可能就進入這個行業。台大社會系教授孫中興則說,這些年輕女生經常出現在老人與中年男子出入的地方,類似某種共生關係,她們認為和老男人在一起又不偷不搶,但這種心態實在值得社會警惕。 

葉大華和顏莉璟都說,在這群年齡不及十八歲的小女孩中,國中女生情形尤其比高中嚴重,特別是國三即將畢業前、或是國中與高中的銜接期間,都是最危險的時期。有些人是因為不想上課就到街上閒逛;有的則因為學校出事,就直接離開學校,而西門町就成為主要的媒介場所。 

在日本,根據兼具記者與作家身分的黑沼克史在「援助交際-中學女生放學後的危險遊戲」書中所述,從事援助交際的女學生多半將此視為不需性交就可獲得金錢的一種方式,在形式上她們除了出售自己的內褲外,有些也願提供各種身體上的接觸,演變到後來自然包括性交易。 

更讓他憂心的是,他原以為援助交際只是普通中學女生和普通歐吉桑之間不正常的關係,後來卻發現黑社會亦介入其中,毒品、性、與金錢已經糾纏不清了。 

台北西門町只是其中一個縮影,在台灣社會從不反省拜金與物質崇拜的風氣下,遊蕩在金錢與色情間的少女,又何嘗不是對成人世界最大的嘲諷。 

創作者介紹

酒店經紀-徵酒店小姐-酒店兼職打工-酒店打工‧寒假打工‧酒店兼差

bluemusic3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